嗨!欢迎来到遛音响6HIFI 请登录 免费注册
400-068-4885
音响评析

绝地武士大反攻-试听美国 怀念Wadia di 322解码器/a340后级

2016/4/25 10:32:09

|
4121


记得当年还在读书的时候, Wadia这个品牌对我来说,就像星际大战的黑武士一般,神秘又尊贵,拥有无限黑暗原力,好像只要用上Wadia的Decode Computer,音响就能释放出完全不同的音乐能量。经过许多年之后,Wadia这个品牌在音响业界起起伏伏,但始终是数位领域的专家,睽违许久,这段时间聆听di322/a340这套Wadia组合,黑武士换上银白色的装扮,而它的声音魅力,竟像是绝地武士大反攻一样,再度唤醒我对Wadia那绝妙好声的记忆。

读书的时候玩音响,学生走到高级音响店,总是不敢多问,更不要说想请老板放Wadia给我听了,但是总有机会「藉机」听到,我记得那台机器叫做Wadia 2000 Decoding Computer,在那个LP与CD相互竞争的时代,出现这么一部「比LP更好听的数位器材」,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。我在音响店角落陪听,Wadia那充满细节、通透、光泽亮丽的声音,完全把我迷倒,心想,这下LP真的惨了,CD能做得这么好听,谁还要听LP呢?

确实,在1980年代后期到1990年代初期,CD在音质上的长足进步,让LP节节败退,而在数位技术推进的历程当中,Wadia一直是站在时代浪头的先驱者。1988年创立的Wadia,是一群「不满CD音质」的工程师所组成,他们开始钻研0与1最细微的部分,找出改善数位解码音质生冷的问题。譬如他们专利的DigiMaster演算法,就是Wadia设计的最佳化数位滤波。其实每一部CD与DAC都有数位滤波,每一家厂商都在做「最佳化」的解答,但是能够把最佳化的数位滤波拿出来申请专利,显然Wadia有自己的一套技术内涵。



Wadia的创新全都从数位的「基础」研究得来。譬如ClockLink锁定技术,就与一般CD使用的PLL时相锁定技术不同,Wadia很早就提出时基误差(jitter)是劣化声音的关键之一,所以从基础技术研究解决方案,现在我们把消除Jitter视为理所当然,可是在那个数位音乐的发展初阶,Jitter还是相当新颖的观念,甚至还在寻找测量工具,可是Wadia已经知道那是劣化声音的元凶,开始找方法「消除」,显然走在数位音乐时代的前端。

此外,Wadia在数位领域还有许许多多的「第一」,譬如他们是第一家使用玻璃光纤传输数位讯号的音响厂商,第一家证明时基误差是「听得见」的失真,第一家主打数位音控的音响厂商,而且也是第一家敢用数位音控推出「超高价」数位器材的厂家,因为早年数位音控被视为低阶器材的廉价零件,但是Wadia证明他们家的数位音控绝对「与众不同」。就算进入iPod时代,Wadia也是第一家推出让iPod传输「完美位元」(bit perfect)数位传输连接底座的音响厂商。


不过,Wadia这么多的「第一」,这么多的创新,却敌不过市场经营环境的变化,技术者不一定是好的经营者,主事者John Schaffer在2010年把公司卖给了Fine Sound,与Audio Research、Sonus Faber、McIntosh、Sumiko归在同一个国际音响集团当中。这是一项非常重大的改变,经过几年的磨合,现在的Wadia已经改头换面,所有的产品长相都不一样了,变得更有新颖时尚的设计感。端详di322/a340,银白色的机箱配上黑色顶盖,中央透出Wadia字样的光芒,画龙点睛的面板凹槽,这些圆融的工业设计,其实与Fine Sound的加入有关。

既然Wadia成了Fine Sound的一份子,数位技术当然还是Wadia的看家本领,可是工业设计逐渐向集团靠拢,而现在Fine Sound当家工业设计师是年轻的Livio Cucuzza,Sonus Faber的Amati Futura、Guarneri Evolution、Aida与入门款的Venere,都是出自Livio的手笔,而他为Wadia设计的第一款产品是Intution 01,一部带有功率放大的DAC,让Wadia走出传统方正箱体造型,从黑武士变成银白色装扮的绝地武士。


di322/a340推出的时间比Intution 01晚得多,工业设计相对显得回归传统,但是di322/a340周围的圆弧切割,勾勒出新一代Wadia器材的外观特色。di322简化到只有五个按键,而a340更只有一个电源开关,呈现极简派的设计风格。我想说Wadia真的跟上时代了,以前他们认为音响器材只要好听就够了,长相并不是最重要的,但是Fine Sound注入整体的工业设计元素,让Wadia自家产品呈现一致的风格,不光是di322/a340一看就知道是「自家人」,同系列的a315立体声后级、m330音乐伺服器、321解码电脑,都共用相同的机箱。另一个系列则是a102与di122,用尺寸比较小的机箱,主打桌面聆听或小型音响高阶系统。

我们先来看di322有什么功能。简单讲,di322就是一部DAC数位解码器,但是Wadia把所有可能支援的格式全部装进去了,当然是PCM与DSD通吃。以PCM来说,光纤与同轴输入支援到24bit/192kHz,USB输入可到32bit。DSD部分只能使用USB输入,支援DSD64、DSD128、DSD256,也支援DXD 352.8、DXD 384。数位输入端子包括两组光纤、两组同轴,外加一组USB。以一部高阶DAC来说,di322似乎少了AES/EBU,但有一组Din端子,可以用来与Wadia自家器材连接。输出部分平衡与非平衡各一组,而且还有一组独立的耳机放大线路,让di322可以担当耳机扩大机。



至于a340单声道后级,那可以讲的东西更简单。平衡输入与非平衡输入各一组,背后有输入端子切换开关,另有自动开/关机设定,外加大尺寸喇叭锁定端子。Wadia把a340称为「数位单声道后级」,8欧姆负载输出400瓦,4欧姆输出500瓦,放大线路採用Wadia所谓「IO Symmetry」的平衡放大设计,藉此降低噪讯、提升音质。以这样的机箱装500瓦大功率,您已经猜到了,a340不是传统的A类或AB类,Wadia称之为Frequency Switching Transmission(FST),这是Wadia改良的D类放大,确保功率输出的全频段声音表现一致,而不会有传统D类放大在中高频段容易产生失真的缺点。

值得注意的是,di322的输出电平颇大,非平衡4V,平衡更高达8V,这比一般CD的2V输出大得多,也代表di322驱动后级的能力,比一般的DAC要好。是不是这样就可以捨弃前级呢?我把di322/a340配在一起,实在不觉得有加入前级的必要。但是这个假设的前提是:您不需要其他类比输入,只听数位音源,因为di322并没有类比输入,所以如果您有其他类比输入的需求,就不能从di322输入。从这裡也可以感受到Wadia对数位的坚持,既然您已经用了di322/a340的组合,那就安心听数位吧!


简单的DAC加后级两件式组合,di322/a340配起来还真漂亮,假如您不需要那么大的功率,用两声道的a315也很搭。但di322/a340的声音表现呢?非常棒,超出我对这套组合的期待,但是di322/a340与我记忆中的Wadia之声却不太一样。

记忆中的Wadia是什么样的面貌?乾淨、俐落、快速、犀利!早年听过搭配Esoteric VRDS转盘的Wadia CD,每一部都是「如剃刀般锐利」的超高解析,是非常理性的音乐演绎,只要是重细节的聆听者,没有不喜欢Wadia的。可是di322/a340搭配起来,却呈现出新鲜的面貌,声音圆融、淡雅、高贵、自然,是相当美的音乐表现力,但是那不是我记忆中的Wadia,少了以往那种抽丝剥茧一般的超高细节表现力,但是聆听的美感却更上层楼。





我用di322/a340搭配了CC Admonitor Silver Preference加低音柱,这对义大利喇叭本来就以解析见长,搭配di322/a340,那种圆融的音乐风貌更为耐听。之后我又搭了Dynaudio Confidence 4 Platinum,di322/a340圆融舒服的面貌一样美,可是C4 Platinum的低频呈现能力更强,di322/a340推出雄浑厚实的低频,气势非凡。两对喇叭a340后级都能控制得很好,但是C4 Platinum的低频表现更全面,试听就以C4 Platinum定稿。

虽然我说di322/a340与过去对Wadia的声音记忆不一样,但在音乐的表现能力上,di322/a340有著迷人的美感。或许记忆中的Wadia更为「真实」,可是现在听的di322/a340,却有一种把音乐修饰得更美的能力。或者这么说,我对Wadia的印象是超多的音乐细节,而且是犀利又强有力的数位之声,而现在di322/a340的组合,却是在丰富的细节之外,让聆听的情绪更进一步融入音乐的情感当中。

李宗盛「山丘」

譬如我在听李宗盛的「山丘」时,音符从钢琴开始,虽然合理的推测录音室可能用的是电钢琴,但是di322/a340呈现出厚实沉稳的钢琴声响,对照著接下来清脆的吉他声,还有李宗盛那中年大叔的嗓音,这音乐的气氛好极了。当然,丰富而轻鬆的音乐细节,您不需费力就能用耳朵捕捉到,李宗盛唱著「越过山丘,才发现无人等候」,歌声背后总有空心吉他装饰的乐句,把音乐的情绪一步步垫高,情感越来越强烈。


是的,我认为新一代Wadia在音乐的感染力,表现比过去更上层楼,对音乐的情感交代更为清晰。我想举「萧邦第二号钢琴协奏曲」的第二乐章为例,这是一段非常美的慢版,对钢琴演奏者尤其是考验。许多人推崇齐玛曼自己演奏、自己指挥波兰管弦乐团的版本,特点是速度很慢,弦乐群揭开了慢版的序幕,很慢的速度让气氛更显凝重,可是这首曲子是萧邦暗恋情人的写照,弦乐显得太凝重了些,等到钢琴出来,答案就清楚了,齐玛曼的钢琴一粒粒的音符,在相对慢的速度当中,显得藕断丝连,欲言又止,向前进一步,却又后退了两步,即便速度依然比大多数版本更慢,但齐玛曼的钢琴却因为慢而更显犹豫不决。不只把萧邦慢版的美显现出来,di322/a340没有错过任何的录音细节,在相对慢的速度当中,齐玛曼弹奏运指之间,偶而骤然吸气,彷彿要把钢琴的句子讲完,需要吸一口气来增加勇气,而在更慢的速度当中,齐玛曼速度弹性的范围更大,更增强了慢版柔美之中隐藏的张力。




这萧邦第二号钢琴协奏曲的慢版,好听的版本不知凡几,不过我最喜欢的版本,却是皮耶斯在DG录製的版本,这个版本速度也算慢,但比齐玛曼的版本要快,但皮耶斯钢琴切入主题的时候,却戏剧性地变慢了,这段音乐是钢琴带入,大多数钢琴家都是跟著乐团的速度切入主题,但皮耶斯却放慢了,而且在音符中间还「无声」了0.1秒,就在那钢琴声响消失的一瞬间,下一个音符垫步进入了主题,就是那极短的停顿,让皮耶斯的演奏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di322/a340,皮耶斯的钢琴这一收一放的变化,呈现了戏剧性的张力,对比主题有如倾诉一般的音符,那是萧邦暗恋情人讲不出来的话语,现在全都藏在音乐当中。

一连写三张萧邦,好像没对di322/a340有什么大考验,可是我总觉得,音响到了一个程度,最重要的不是细节能有多少,更重要的是音乐的表现力,要说di322/a340的音乐细节好,当然不在话下,可是这种对音乐层次、情感的深刻表现,却不是普通的DAC做得到的,而a340对C4 Platinum的控制力道,也让我放心地忘记扩大机的存在,搭配起来就是那么地让人放心,完全投注在音乐当中。

拿di322/a340搭配C4 Platinum,只听萧邦会不会不够麻辣?没问题,我们来听「RR Sampler」,柴可夫斯基的「Hopak from Mazzepa」大概是我们在音响展时候一天要听上十遍的热门曲子。di322/a340对录音电平的反应很精准,所以如果您听一般44.1kHz的录音,转到RR的24/176.4录音,第一个反应会感觉音量小得多,没错,因为RR的录音本来就比人家小6dB,所以您要适度增加音量。调对音量之后,弦乐群此起彼落的开场,带出节庆一般的气氛,di322/a340的音场深度非常漂亮,而且声底厚度很足,在火花四射的旋律当中,弦乐群绵密而悠长,当中对比著三角铁的敲打声响,漂亮地浮在音场当中,这些层次的对比,让您听见漂亮的音场立体感。

我还推荐您听Willian Walton的「Crown Imperial」,比起「Hopka」,这首曲子在音响展播放的次数相对少得多,理由很简单,因为难度更高!音乐一开场就是猛烈的打击乐重击,然后是管乐群的主题,那第一声重击如果扩大机控制力道不好,可能一出来就软脚了。a340推起C4 Platinum,这一声低频衝击不仅份量重,而且还有尾韵,打击乐不是轰然一声就消失,那馀韵还是迴盪在录音空间当中,a340显然把C4 Platinum控制得很好,让管乐的主题出来之后,我们还可以感受到打击乐的「馀威」,慢慢消散在空间当中,回神注意在管乐的主题上。

写di322/a340,我关注了更多「音乐性」的描述,因为在di322/a340上面,我虽然知道Wadia有许多独门数位技术,但是原厂似乎没有像早年一样,非常重视技术的解说,或许,早年的「黑武士」走的是技术路线,而现在的Wadia化身「绝地武士」,准备用更亲民的路线,直接用音乐原力打动您的心。


器材规格


Wadia di322
型式:USB DAC
数位输入:USB B-type ×1,Coaxial RCA×2,TOSlink×2
支援档案格式:Coaxial and Optical: 32kHz, 44.1kHz to 192kHz, 24-Bit
USB: 32kHz, 44.1kHz to 384kHz, 32-Bit (PCM), DSD64, DSD128, DSD256, DXD352.8kHz, DXD384kHz
输出电平:平衡8.0Vrms,非平衡4.0Vrms
输出阻抗:600欧姆
总谐波失真:0.002%
讯噪比:110dB
动态范围:100dB
耳机负载阻抗:20-600欧姆
输出端子:XLR×1,RCA×1
尺寸:454×86×508 mm(宽×高×深)
重量:11.4kg


Wadia a340
型式:D类放大单声道后级扩大机
输出功率:400瓦@8欧姆,500瓦@4欧姆
输入端子:RCA,XLR
频率响应:20Hz~20KHz 
尺寸:454×86×508 mm(宽×高×深)
重量:12.2 kg


美国 怀念Wadia,美国 怀念Wadia di 322,USB DAC 解码器 带耳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