嗨!欢迎来到遛音响6HIFI 请登录 免费注册
400-068-4885
音响评析

听国珍鸣曲-探鸣曲以尝B&W的美好

2019/8/31 11:00:13

|
159

英国喇叭厂Bowers & Wilkins(B&W)在全世界音响迷心中总是佔有一席之地。他们具有完整的产品线,家用系列有可轻松入门的600系列,又有Hi End音响中售价却非顶天的800 Diamond系列,更上去,还有推出25年以来仍盛名不坠的Nautilus鹦鹉螺。如果想要组建小系统,他们还有迷你剧院系列可选,可以配套买,也可买单件,让您应用面向更广。因应家庭剧院的需求,他们还有多种嵌入式喇叭可选。

此外,不想太麻烦组音响系统,无线的一体式音响Zeppelin及可携式蓝牙喇叭T7都是注重生活品味的消费者所推崇的产品。几年前,喇叭名厂更拓展出一系列耳机产品,从耳罩到无线再到入耳式,多样的产品显出他们对年轻世代的重视。至于汽车音响方面,他们也不遑多让,BMW、Maserati、McLaren和Volvo都是合作对象,如果您是上述品牌汽车的车主,都可以选购B&W的汽车音响。

高雄鸣曲音响专营B&W喇叭,老板张国珍熟悉历年各款的B&W喇叭,对B&W有兴趣的南部朋友,找鸣曲张老板就没错了。这次试听的主角是B&W仅次于鹦鹉螺的800 D3。

人人都有过的B&W之梦

因为产品触及层面广,就算不是音响迷,也有很多人认识B&W。连我自己也对B&W有著特殊情感。记得在作学生的时候,非常著迷于Nautilus鹦鹉螺,但我怎么可能买的起呢?800系列的独特导管设计高音,蕴藏了Nautilus的技术,那时,我真希望能拥有一对N805摆在房间里。可是,十几万的售价对我来说仍是天文数字。当时在800系列下面有一个CDM系列,我一度很想攒钱买一对CDM1 NT,只要省吃俭用几个月,其实那是有希望的。那时候,B&W喇叭经常跟Aura摆在一起卖,跟日系的Marantz比起来,我更喜欢Aura的简洁。

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。后来,我真的买了一对B&W,当然,不是N805,而且,也不是CDM1 NT。我后来买了一对601 S2。我虽然很想存钱买喇叭,但是CD对我的诱惑更大,CD一直买,银子哪里留得住?一直拖下去,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脱离床头音响呢?适逢长辈送了我一台EL34的推挽管机,因此我决定狠下心,把存款全梭出去,买了一对B&W 601 S2。这是我人生的第一对喇叭。我的音响路,起点就是B&W。

B&W独立的高音和中音非常醒目且辨识度极高,圆弧造型以及延伸的导管可使背波削减于无形。高音单体是他们著名的钻石高音,中音则是无悬边的Continum振膜。

鸣曲老字号,达人张国珍

高铁到了左营站,靠站广播把我的思绪从20年前拉了回来。步出高铁站,转捷运在三多商圈下车,没往热闹的远百方向走,却往北行,沿四维四路转中华四路,我到了鸣曲音响。

没有豪华气派的装潢,也没有艺文气息的摆设,鸣曲与许多年轻经营者的新世代音响店不同。推开门,鸣曲老板张国珍先生就坐在聆听座位上,见我进门,起身相迎。36年次的张老板,虽已年过古稀,但保养的甚好,脚步健朗,胸背直挺,神态比很多年轻人还健康,还更有活力。

经营鸣曲将近40年的张老板,一边泡著茶,一边说著故事。「其实我从小就跟音乐关系密切。」张老板以前家里做唱片,从10岁起,他就天天接触唱片。「那时候的唱片生意都靠美国人。」他把时间拉到民国47年,那时正值台海危机,美国第七舰队协防台湾。「他们有四艘船,每个礼拜有一艘船会靠岸,美国阿兵哥下船休息,会上酒吧,也会来买唱片。一张唱片我们卖一块钱台币,他们看了直说便宜,那时候的唱片生意好的不得了。」

他历经了10吋唱片、虫胶片、PVC LP的年代,也经历了盘带、匣式录音带的年代,后来卡带出现、DAT出现、CD出现、LD出现......。张老板数著唱片的发展,那些好一大半是我没经历过的,但对他来说,都是见过、摸过、经手过,那是他走过日子里的点滴记忆。

论起音响,张老板的经验更是丰富。他早年卖过美军福利社流出的音响器材,后来政府开放进口了,他做起音响生意。那不仅是唱片业昌盛的年代,也是音响业兴盛的年代。他卖过的牌子,甚至有好些是我根本从未听闻,这些牌子后来都消失了。不仅消失在鸣曲,也消失在历史中。

认识之后,B&W成了他的信仰

而他经手过的牌子中,历史久远且迄今依然活跃,甚至逐步佔据他店里每个角落的,就是B&W。任何人进到鸣曲的店面,都会感到惊讶:这里,只有B&W啊!「你不得不佩服这家公司,他们懂技术,也懂声音。」张老板自己去过原厂三趟,每次去,都带给他无比的震撼。「我第一次去的时候,鹦鹉螺还没出来,只有雏形,那个样子好丑。」他说得轻松,可是,我这厢一算看,鹦鹉螺1994年推出的,岂不是说张老板在25年前就访问过原厂了吗?

对音响媒体来讲,访问原厂老板或设计者,是我们学功课的好机会,如果还有机会去到原厂访问,那更是收穫良多。我们通常只能看到已经发售的成品,对于器材怎么做的,我们只能透过原厂提供的资料想像得知。但是如果走过一趟原厂,才会真正认识到这些喇叭,这些扩大机,这些音响器材是怎么做出来的。张老板后来专注于B&W的销售,也就是因为他去过原厂,还去过三次。如果去一次能有震撼,去了三次,岂能不被彻底说服?

「鹦鹉螺的设计真的很聪明。它完全解决了单体背波的问题。」他以鹦鹉螺为例,他说鹦鹉螺的设计就是透过背后的导管吸收背波,B&W计算过每一个单体背波得以被完全吸收所需要的导管长度。「你以为鹦鹉螺的样子纯粹是为了造型吗?因为他们要把三米七的导管藏起来。」说到鹦鹉螺,他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。「你要试听过调整好的鹦鹉螺,你就知道B&W有多厉害,他们可以把声音做到这么乾淨,又这么自然。」

以这次试听的主角B&W 800 D3为例,2015年推出的第三代800 Diamond系列,历经了七年的开发时间,与第二代800 D2系列相比,一共提出了868项改变。单体换新了,结构重新设计,细节全面调整,所有的新设计,都导向一个目的:失真更低,声音更自然,更趋于完美的喇叭。「我卖这么多年B&W,他们家每次改款,都有大幅度的进步。他们真的是很用心做研发的公司。」张老板对B&W的研发能力十分佩服。

鹦鹉螺好,但不是每天都能卖,甚至也不是每个月都卖得了。「800系列具有鹦鹉螺的技术,把该消除的振动和背波都处理掉了,因此它们可以呈现出非常正确的音色。」对张老板来说,音色正确很重要。他随手抄起一根筷子,在茶壶上敲,再在铁製茶盘上敲。「陶瓷的茶壶,敲起来要有陶瓷的声音,铁盘要有金属的声音。如果连这都分不出来,就表示音响系统的声音不对了。」

辨别音色的关键:喇叭音染要少

张老板接著说出一个存在于音响迷中间的大问题:「但如果根本不认识真实的声音是什么,你永远无法调出好声音。」他有个朋友,就常常分不清楚吉他和钢琴的声音。张老板说,要建立分辨音色的能力,一个就是自己要多听,去听现场,知道真实的乐器声音是什么。另一个就是要有一套声音正确的音响。「如果音响系统声音不对,音色的辨别力有问题,就会让人听不明白到底是什么。结果,大家都是靠自己的想像—我认为钢琴该是这样的声音,吉他该是这样的声音。」

卖了这么多年的音响,看尽了音响业的发展。他表示,喇叭是最大失真的来源,「早年的喇叭,用薄板做箱体,里面塞一点点吸音棉,根本没办法解决背波的问题,结果箱体都在振,还会有驻波。声音当然不对。」张老板挑器材很重视音色表现,他以电视机为例,说道以前的电视机都有一个色相旋钮,你要去调整色相,调到画面色彩正确。「你调花的颜色,那不准,因为花什么颜色都有,有时候你以为调好了,等人一出现,你看到肤色就知道偏了。」

调音响也是这样,我们首先要尽量挑选音染少的器材,特别是喇叭,然后,培养自己对真实声音的认识,这样,接著就是慢慢微调,音响就会越调声音越好,听音乐的乐趣就此展开。在张老板心中,B&W是最能符合他标准的喇叭。他不是没卖过其他喇叭,但是,卖到最后,他决定把焦点放在B&W上。

展现一流的音场、层次、定位

他请我就座,然后放上一片特别的CD,这张名为「CD Wonder Land」的示范CD,是日本企划的测试片,内中除了部分音乐轨外,还有一些声效轨。张老板表示,不是每个人都有很多现场聆听音乐演出的经验,可是,这张日本版CD里收录了很多生活里会听见的声音,包括火车、飞机、海潮、雨水等。如果透过音响系统,可以听见宛若真实的声音,那么音响就调得对了。他先播放一段火车的音效,火车从右方远出驶来,似乎还要穿过一个隧道才能进站。火车在远处鸣笛,张老板以店面的长边摆喇叭,把B&W 800D3放在接近中线的位置,座位离背牆仅有一个宽约40公分的展示柜,聆听位置离左右声道不足两米。但是却足足用上几乎半个店面的空间让800D3可以挥洒。因此这段火车驶来的画面,不仅远超喇叭外侧,而且有高度。火车渐渐驶来,车轮转动的机械音十分真实,而且是爬在下方的,是我视觉高度以下的位置,车轮与车轨的摩擦尖锐音高度更低。接著听见煞车释压排气的「呲—呲」声,张老板这时又说了:「高音单体明明在上面,为什么你听到的高频声却是在下方呢?喇叭不是各个单体唱自己的,发出的声音是一个整体,录音里该是什么面貌,在什么位置,声音就在该在那里。」

接著跳到飞机起降的音轨。右方加速疾行来的飞机,声音越来越近,巨大沉重的引擎声压将上来,到了大约我面前的位置,感觉到引擎声的上移,这是飞机起飞。起飞后的飞机一路往左上天空飞去,直飞到屋外去。那个天空中的迴响好真实,好像真的在机场旁看飞机起飞一样,飞机早就飞到屋外了。接著是飞机降落,也是画面感十足。这样好的录音音效,会放不好吗?「当然可能,就有人的系统放起这段时,分不太清楚起飞还是降落。如果这都分不出来,听音乐怎么会有舞台和定位?」

追求密度、速度、力度,仍须晶体机效力

张老板仍停在这张片子,他先是放一轨声效,是日本的庭院中的造景,水流入木杓,超过一定重量,木杓沉下而将水放掉,继而翻起继续盛水。他要我听那个定位,还有水渐满时音频逐渐拉高,直到水瓢放水的敲击声。「喀塔」一声响亮清脆又有实体感。「要让喇叭发出这样扎实的声音,只有晶体机办得到。」在鸣曲这里,我见到Classe CA-M6000的单声道后级,还有Analog Domain ISIS、Constellation Argo两台综扩,这次用的则是Constellation Centaur立体声后级。我好奇道:像张老板这样年纪的音响爱好者,怎么这么执著于晶体机,而不碰管机呢?而且,我在鸣曲店里也瞧不见黑胶与类比系统。「管机的韵味很好,但是速度不够快,力道不够猛。听人声,那是很美,但听到其他的音乐,就显出不足了。像刚刚那个木杓的撞击声,管机就绵绵软软的,不够具体不够真实。」

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说法,他放到这张测试CD后面的一轨鬼太鼓。「很多人以为鬼太鼓是要听大鼓用力敲,声音多雄壮,不是的。太鼓更精彩的是鼓的速度感、俐落感,那些鼓声乾不乾淨、清不清楚、定位准不准。」Play键一按下,果真如张老板所言,鼓声俐落乾淨,成排的鼓定位清楚,而且音场很深,这样摆在房间的长边,拉出还不足一米半的距离,竟然能发出这样深远的音场,这就真的厉害了。我极少在音响店看到这样摆喇叭的,而且是这么近距离聆听,但是这个音场一点不让人感受到压迫,反是开阔而轻松,宽度延伸到喇叭以外,深度几乎让我有背牆后退的错觉,而且还拉出了空间高度。要营造出这样的空间感,有什么秘诀吗?

Aerofoil低音称为「翼形低音音盆」,是结合材料科学与电脑模拟运算的成果。之所以称为「翼形」,是指其振膜厚薄有变化,以提升振膜的支撑力道,进而增进低频的表现力。

高音单体前的网罩也经过特殊设计,一方面保护钻石高音,一方面其形状与表面孔洞可提高扩散性。

调出好音场的秘诀:「不要吸音吸过头,得让声音自然扩散」

「不要吸音吸过头,得让声音自然扩散。」鸣曲店面是七八年前整理的,壁面做出适量的扩散,在喇叭背牆下半部做了一点吸音。张老板指著店面的玻璃落地橱窗说:「一般人一看到玻璃就怕,马上拉上厚窗帘,深怕反射音。可是我不这样做。」张老板根本不用窗帘,任凭玻璃保持原状,但是,因为进门处还有一个做为玄关的隔间牆,因此,左声道喇叭的内倾角度更大一些。「左右喇叭toe in角度要看,空间不对称的话,就要调整喇叭的距离和角度,不能都对称摆。」以鸣曲这个摆位来讲,左侧离橱窗较近,右侧相对开放,因此,张老板透过喇叭的摆位让左右声道表现一致。这招确实实用,很多人把喇叭放在客厅里,往往面临同样左右空间不对称的问题,循此原则,自行拿捏,应可找到解法。

张老板调音响、听音响的观念跟很多发烧友不一样。人家或许喜欢求凶、求猛、比震撼、比大声,张老板却喜欢小小声放。小声放音乐,还需要这么贵的音响吗?现场用的喇叭B&W 800 D3可是一对一百五十万的喇叭,Classe CP-700前级和Constellation Centaur后级,再加上Oracle CD-2500 MK3 CD唱盘。这一套可一点不便宜,开小声听岂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?

此言差矣。Hi End音响之所以是Hi End音响,就是出众的质感。张老板调音响,首重把质感调出来,就能显出Hi End音响的价值。质感怎么出来呢?在不催逼音量下,调出安定、明确、透明的舞台,让所有的发声体都有清楚的定位,把声音的空间层次拉出来,让声音听来是凝聚结实有密度的,音乐里各种细节都浮上来,却让人怎么听也不觉得累。要能有这样准确的时间相位、极低的失真、精准的控制、低音量下的低频表现,器材不到一定水准,是达不到这样的水准的。

每个发声体高度独立,清楚具像且有层次

他以Etta Cameron演唱的「You Are My Shine」为例。这首开朗阳光的歌曲,被重新编曲后,由Etta唱来,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面貌。在张老板巧手调教下,前奏的小号扎实具体,带著空气与金属管壁的摩擦质感,嘹亮却不尖锐,高音处仍保有圆润感。听四围的打击乐果决明快,那些金属碰撞声,带著飘扬而上的尾韵,鲜明且有光泽。乐器、人声,每个发声体都具有高度独立性,没有一丝含糊,不见分毫朦胧。Etta以低吟起始,然后唱出那所有人都熟悉的歌词「You are my sun shine, my only sun shine.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.」 Etta的歌声浮现在中央后方,伴著那沉缓的配乐,歌曲呈现一片凄凉和无奈。那时,Etta深受癌症之苦,在生命的最后时日,录製了这张唱片。她唱的,是对生命的期待,又似乎是在对人生道别。在音乐刚下时,前奏的音响效果引人注意,但当Etta歌声一出,就立刻被抓住了。一套好的音响,而且是调整好的音响,就该这样—让人情不自禁地被牵引到音乐之中。

明察秋毫的B&W 800 D3

放测试片有精彩的声音效果,放爵士乐有透明开阔的音场和精准具像的定位感,放起古典音乐如何呢?我直接挑战难的—圣桑第三号交响曲管风琴。这首乐曲对音响来讲难,因为动态大,频宽足,要表现柔美均衡如第一乐章后半,又要表现层次动感如第二乐章前半,更要表现壮阔恢弘如第二乐章后半。当管风琴催动起来,总是让音响迷兴奋雀跃。而这曲子对乐团演奏来讲,也是困难至极。圣桑是个音乐史上一等一的管弦乐高手,而且他的音乐音色丰富瑰丽,而且对于乐团合奏能力的考验,甚至不亚于马勒的交响曲。演奏马勒,重在结构与组织,演奏圣桑,则重在音色。

放上我带来的Pascal Rophe指挥比利时列日爱乐管弦乐团、Olivier Latry的管风琴演奏的圣桑第三号交响曲。从第一乐章后半开始听,这个堪称音乐史上最美的乐章之一的慢板,弦乐轻吐,伴随著低沉和缓的管风琴。

透过B&W 800 D3,我听见一个具体而微的音乐厅舞台,如织的弦乐吐著华贵的芬芳,灿放著温柔的光华,一层,一层,又一层,缓缓铺展,像拂面清风,也像推岸潮水。管风琴一下,深沉舒缓,与弦乐走著两条相仿的旋律,互相对位并行。当赋格形式的圣咏出现,整个人彷彿被带到天堂,宁静而安详。800 D3的声音带著精緻的贵气,可这又不是小家碧玉的娇贵,而是从容不迫、大气非凡的尊贵感。它同时解析了那乐团的层次,重现了弦乐的质地,又推涌出沉稳有重量的管风琴。楼上有鹦鹉螺,我是不是该请张老板淮许我「更上一层楼」,以穷千里目呢?

在800 D3背后有整片的龙骨钢板,其上还刻有条纹,不仅提供箱体强固的稳定性,给予坚固支撑,其纹路更有扩散效果。

「这曲子我也有。」张老板拿出音响迷最爱的Eduardo Mata指挥达拉斯交响乐团的Dorian版本。CD放上,确实是一个在音响效果上十分杰出版本,不管是乐团还是管风琴,声音都比我带的那张Cypres录音要更沉稳。换上这张,800 D3发出了更让人惊艳的深沉低频,管风琴声音如空气般包围环绕著,使人深陷其中。可是,800 D3优异的解析和层次,也突显出这份演出的缺失。达拉斯交响的合奏能力显然不如列日爱乐,他们的声音是划一的,却是单调的,是整齐的,却少了色彩。从弦乐到木管都是如此。木管部不够灵巧,缺乏表情。更大的问题是管风琴与管弦乐团间太过独立,缺乏合奏感,音乐听起来有疏离感。师承Marcel Dupre的Jean Guillou,无疑是个了不起的管风琴师,但在这里的表现却不如早些年在Philips与Edo DeWaart以及旧金山交响的合作版本。B&W 800 D3不是只有好看,不是只有名贵,它的声音也不只是质感好而已,它更可以让我听出音乐里最细微的内涵,并帮助我辨明演奏的优劣。难怪乎Abbey Road Studio会选用B&W喇叭当鑑听喇叭,也难怪乎张老板会锺情于推广B&W喇叭。

喇叭端子是自家独有的制品。

用804 D3来看电影,展现高度临场感

张老板一时兴起,「让你听听B&W当剧院时的效果。」他开了Anthem的MRX310环绕扩大机和Oppo BDP205蓝光播放机,从靠牆位置推出了B&W 804 D3。中央声道放在电视旁,并非靠在正中央,环绕声道则是嵌入式,做在天花板上,而且左右环绕声道距离聆听位置距离不等,右环绕离得较远。在这样不正统的5声道摆位下,声音能好吗?没发声前,我心里有问号。

这是在主系统旁静态陈列的802 D3,低音单体比800 D3小两吋,但是重量相去无几,如果家里空间小一点,摆一对802 D3就够用了,而且售价是800 D3的2/3,十分划算。

张老板放上了安洁丽娜裘莉主演的「Salt」蓝光片,他跳到女主角Salt被误认为叛国而遭隔离,却因为心系丈夫安危而逃脱。这个逃脱过程里有飞车追逐,有枪击,有搏击,有快速的位移等丰富声效的场景。这段影片里无论对话,或动作,或撞击,声音的扎实度非常好,营造出十分具像的画面感,有形有体的,配合著快节奏的剧情,声音快速而俐落,两厢扣合,展现了高度真实感。此外,整个音效位移的速度快,而且各声道的衔接度很好,彼此连贯,声音包围感十足。画面是平面的,声音反而是立体的,这感受很特别。例如中情局干员追捕Salt时开枪,枪声和枪击的撞击声,把画面上看不见的弹道给勾画了出来。也由于鸣曲这里采长边摆放喇叭,看电影也觉得音场特宽。货车开过,车头引擎声远超喇叭外侧将近两米,而且低沉厚重。这时,只有5声道,低频延伸最好的也是804 D3而已,但音效的真实效果却是不减。当配乐响起,804 D3也承袭了800系列的优越血统,把层次分得清清楚楚,配乐和音效各为主体,却又两相融合。加了配乐,让剧情更引人入胜。

当天的搭配系统是Classe CP-700前级和Constellation Centaur后级,再加上Oracle CD-2500 MK3 CD唱盘。

听国珍鸣曲

约莫四点时,鸣曲的门被推开两次,先后有客人到访。张老板在地经营鸣曲数十年,累积了许多不同世代的顾客,就连老客人閒暇之馀也会来他店里抬槓,听音乐。很多店家都叹到今天的音响生意不好做,店面少有人来,总得自己主动出击找客人。可是,凭著多年累积的人际关系,以及响亮的名号,鸣曲的门前可无罗雀。

就如很多人说的,音响是个桥梁,把人和音乐连接起来。鸣曲和张老板也是桥梁,把人连于看得见的音响,再连于看不见的音乐。你住高雄吗?你想找一个信得过的专业店家给予音响上的建议吗?张国珍的鸣曲音响,等你造访。

张老板还特地展演了B&W D3系列的剧院实力。主喇叭改用804 D3,即便场地受限,中央声道和环绕声道都偏离了理想位置,透过DSP可以修正,更重要的是调音功力,观赏起动作片,即使遇到激烈的飞车追逐和枪战场景,包围感很好,让人入戏却不刺耳难耐。

器材规格
B&W 802 D3
型式:3音路4单体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
使用单体:1吋钻石高音x1、6吋Continum振膜FST中音单体x1、10吋Aerofoil振膜低音单体x2
频率响应:15Hz ~ 28kHz (+3dB) 
效率:90 dB
平均阻抗:8欧姆(最低3.0欧姆)
尺寸:1217×413×611 mm(高×宽×深)
重量:96kg
B&W 804 D3,宝华804 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