嗨!欢迎来到遛音响6HIFI 请登录 免费注册
400-068-4885
音响评析

英国PMC Twenty5 23落地音箱-一趟惊奇之旅

2019/8/2 17:13:03

|
154

虽然身材娇小,仅有90公分高,2单体2音路设计,不过用上一只5.5吋的低音,却能营造出庞大开阔的音场,深沉浑厚的低频,声音质地温暖饱满。放起流行摇滚,能high翻你家屋顶;播起管弦乐,能把整个乐团具体而微地呈现你前;唱着爵士歌曲,又能活生地带你游一遭俱乐部现场。这等实力,配上代理商开出的订价,简直超值。

后仰角设计,都为声音考量

有这等本事,当然和原厂在其上花费的诸多心力有关。Twenty5继承了早些年的Twenty系列,都是PMC为了替自己庆祝週年的作品。比起更高阶的Fact和SE系列,Twenty5系列喇叭在售价上更为廉宜可亲,但是,做工设计却一点不马虎。原厂表示,他们的家用喇叭,几乎等同于录音用的专业鑑听喇叭,不管是单体、箱体和分音器的制作,都没有偏心。唯一差别就在于家用喇叭的外型更漂亮一些,外观是根据家用需求所做,因此显得修长些,特别是Twenty5或Fact系列的落地喇叭,尤其如是。

Twenty5 23是系列的中坚款式,下有21、22两款书架喇叭,上有24、26两款落地喇叭。高度不过90公分,重量约15公斤,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型落地喇叭。面宽16公分,深度则为33公分,这种窄面宽的设计,可以减少声波在前帐板的绕射,也利用更深的箱体,增加箱内容积以利低频。喇叭略成后倾,这样的设计有两点好处,一是透过喇叭后倾,让高音单体的位置往后一点,好达成高音与低音的时间相位一致;二是透过仰角设计,可以减少声波的地面反射,以维持清晰度。就连外观设计,也都为着声音考量。

自己设计单体,配上精密四阶分音

高音单体使用的是一只27mm、材质为一种称为SONOLEX的丝质软半球,音圈磁隙有磁液充填,以助冷却。中低音单体则是一颗5.5吋低音,振膜则用上一种称为g-weave的强韧材质,背后的框架则是合金铸造,坚固又利于散热。这些单体都不是跟单体厂挑现成单体装上了事,PMC认为单体也要自己设计,这样声音才能达到他们的标准。他们更表示,因为他们都采用传输线箱体,因此单体也要适合传输线箱体使用的才行。不过,如果单体也要自己做,还要购买机具和厂房,且要增加工作人力,这样会提高成本,连带影响售价。最好的方式,就是把制造的工作交给专业单体厂,但是一切都要自己设计,单体厂只负责生产,设计都是PMC。例如他们的高音单体就是跟挪威单体厂Seas合作,自家设计,Seas代工,就算您可以找到Seas生产的SONOLEX振膜高音,跟这个PMC所用的也不一样。

分音器也是PMC强调的设计重点。Twenty5 23的单体配置很单纯,就是2单体2音路。这种配置的喇叭市面上很常见,一般喇叭厂商多半会采用1阶或2阶分音。分音器的阶数越少,分音器上使用的被动元件也越少,这样可以减少耗损,也减少元件可能带来的染色影响。但是PMC认为,分音器的阶数少,即或有前述优点,却因为在分频点处的衰减幅度小,滚降斜率比较小,这种相对较平缓的滚降,可能使分频点附近的音域有高音和中音叠合的状况,因此造成一些音染。就好比两个人分工合作,但是工作划分不清楚,中间有灰色地带,两个人都跑去做了,就有重複做的情形。PMC认为高阶分音的衰减大,滚降斜率大,就能避免这个状况。他们要的是更准确、纯粹的声音,音染越少越好。因此,Twenty5 23就像其他的PMC喇叭一样,采用四阶分音。而且分音器上使用的电容都经过测量配对,以精炼的手工焊接在军规级的电路板上。每个完工的分音器还要经过测量,必须符合原厂要求的数值。虽然分音器藏在喇叭内部看不到,PMC也要计较。

学问都在箱体—ATL先进传输线设计

最大的学问在箱体。市面上多数喇叭采用低音反射式,透过设置低音反射孔,来增加低频量感,但是PMC却不是。PMC向来都采用传输线式的设计,无论大小,无论售价,无论是家用或专业用,甚至连中置喇叭也一样,都是传输线设计。但戏法人人会变,巧妙各有不同。PMC自家开发出的传输线箱体称为「先进传输线」(Advanced Transmission Line),根据不同喇叭的设定,传输线的安排各自有异。传输线有点像是低音反射孔,都是利用通道达成增加低音量感的目的,只不过,一般的低音反射孔是透过管子,传输线则是利用整个箱体,透过将箱内空间透过隔板划分成连续通道,便能让喇叭在有限体积下,发出更丰厚、深沉的低频。

PMC认为传统的密闭式或低音反射式喇叭,低音会无可避免地受到箱体影响,声波会在箱内多次反弹碰撞,这就形成了失真,也会影响到中频的纯净度。因此他们改以ATL的传输线设计,他们的作法是让这个通道的源头,就设在喇叭低音单体的背后,直接传递低音的背波。沿传输线通道的壁面,部署了特殊的声学海绵作为阻尼材料,用以吸收低频上段以及更高的频率,仅让较低的低频通过;意思就是,这个传输线是仅仅为真正的低频服务的。经过漫长通道的低频,最后由喇叭下方的开口出来,而这个开口基本上可视之为喇叭的另一个低音单体。

过去的PMC喇叭,传输线开口多使用类似海绵的阻尼物填塞,这个海绵经过特别挑选,孔隙比起一般海绵或吸音棉要来的大,这样就能让声音流通。但是,老PMC用家多少都历经过这样的事,就是这个阻尼海绵用久了会粉化、脆化。或许在欧洲或其他大陆型气候地区,因为气候干燥,使用时间较长。到了台湾这种又湿又热的回归线国家,气候就成了它的无形杀手。U-Audio主编林治宇使用PMC喇叭十几年了,他告诉我,单是换海绵就换了好几次。大概台湾消费者的心声被原厂听到了,最近几年的PMC喇叭开始在开口处装设金属网盖,取代原本的海绵阻尼,这大大减少了用家的麻烦,确实是一大福音。但是,到了Twenty5系列,这个金属网罩又不见了。Twenty5系列的传输线开口,改用一种塑胶框,框内有弧形的隔板,看起来增添几许动感,让喇叭更添活泼。然而,这可不是为了外观而有的设计。

应用了F1赛车的空气力学原理

前些年,PMC老板Peter Thomas找了儿子Oliver Thomas回来帮忙。Oliver从小跟着父亲做喇叭、听喇叭,耳儒目染下,从老爸身上学到不少制作的眉眉角角。回来之后,慢慢跟着父亲一起做研发工作,在推出Twenty系列后,他自力率领团队开发出Twenty 26和Fact系列,其成果让Peter非常肯定,从此放心把研发工作交给儿子负责。这次的Twenty5系列,正是由Oliver担任设计首脑的产品。为什麽讲传输线开口的新设计,要扯到Oliver Thomas呢?因为这正与Oliver有关。

话说Oliver在加入PMC团队之前,是在F1一级方程式赛车团队工作的,赛车与喇叭有个共同关心的焦点,就是空气力学。喇叭负责传声,传声靠的是空气,因此,喇叭设计与空气力学有关。Oliver发现,PMC传统的传输线开口,当声音从开口出来时,会在开口处出现扰动,这个扰动会形成一些噪音。这就跟低音反射式喇叭遇到的问题一样,因为低音反射孔开口处会有空气扰动,因此很多厂家便透过改变开口的形状、表面、材质等方法,去降低空气噪音。Oliver想:如果能控制这个扰动,那麽低频理当更加干净。因此,他想到了F1赛车的空气力学原理。透过这些弧形隔板的设计,形成一种类似赛车扰流板的作用,让空气流动更通畅,也就减少了扰动噪音的问题。PMC称这个技术叫做Laminair,也是PMC的最新技术,首度使用在Twenty5系列上。

磅礡气势,深沉低音,超越体积限制

喇叭刚到编辑部时,我在U-Audio的试听室里听,搭配McIntosh MA8000,他让我听到了厚实温暖,音场开阔、定位清楚的声音。听起人声,音像清楚饱满,听起大编制的音乐,这麽小的喇叭,在超过25坪的U-Audio试听室里,也煞有介事。Twenty5 23由MA8000驱动着,听杜达美指挥赛门波利瓦青年交响乐团演出的贝多芬第三号交响曲。我听到的音乐起伏和动态相当庞大,而且低频丰厚饱满,让音乐的下盘更稳固,乐曲走起来更显壮阔豪迈。第一乐章是有活泼的快版,Twenty5 23让音乐在活泼之馀,并不显紊乱,即便贝多芬留下了许多不和谐,Twenty5 23却能让这些紧张和突起的情绪,流畅自然地歌咏着。音乐舞台深邃而且宽广。这一点不像是这样宛如书架喇叭般的小落地喇叭能发出的,尤其是低频。衬在底部的低频真是厉害,低音弦乐吞吐着,那涌来低频真是较人不敢相信。特别是在第二乐章这送葬进行曲,那低音弦乐的沉吟给了乐曲深度和重量。

人声演唱,温厚饱满显真实

这么小的落地喇叭,摆在偌大的试听室里,还是若有所缺。至少跟一旁的Contour 60比起来,声音就算勉力推出规模感,仍不及大喇叭的从容。我把Twenty5 23搬回家里,这才体会到这小落地喇叭在一般居家环境的好处。

我以NuPrime DAC-10H搭配ST-10来推Twenty5 23,先让喇叭正面朝前,然后根据Ella Fitzgerald和Louis Armstrong的合唱曲来调整,座位与喇叭先从正三角形开始微调,最后我让座位略略后移离开三角型顶点一些,并以大约5度的内倾角度聆听。此时单声道录音下Ella和Louis的歌声在活生与形体的饱满度上,达到让我满意的平衡。

透过Twenty5 23,我听到了非常饱满厚实的音质,无论是人声或是小号都相当迷人。Ella的身体共鸣、鼻腔共鸣都能感受到,她咬字和喉韵的细节把一个歌唱的样貌还原在眼前。Louis Armstrong操着沙哑的唱腔,与Ella一搭一唱着「That’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」,明明这是首情人吵着要分手的曲子,却被他俩唱得逗趣至极。Twenty5 23的厚实声底,播放人声演唱,实在厉害,有血有肉,听起来我好像不是在听唱片,却是在听现场演唱。此外,背后的贝斯伴奏噗噗噗地,鬆鬆软软,轻轻慢慢,听起来好生舒服。单声道录音虽然老一点,没有立体声的音场表现,频宽也受限一些,但是音质和音色的欣赏价值仍是很高的。

若换听晚近的立体声爵士演唱专辑,就更加享受了。Cassandra Wilson的「Rendezvous」专辑,第一首曲子「Old Devil Moon」有着迷濛慵懒的气息,带着些许的神秘,又有几分妖媚。Cassandra的嗓音低沉,厚度甚好,但更让我觉得稀奇的是那个活生感,让Cassandra就像在我面前唱歌一样。Jacky Terrasson的钢琴,听来质地温润,还带着些许的黏滞感,打击乐此起彼落,铃鼓、康加鼓把音场的宽度和深度勾勒了出来,或点、或拍、或摇,让声音听起来也有动作感。至于贝斯就不用提了,拨弦的那一刹那有着Q度和弹性,随后散溢出来的低频又有着宽鬆的韵味。若听第三轨的「Tennessee Waltz」,贝斯加上脚踩大鼓,带出了深沉又庞大的低音。这一段从开头就开始的贝斯和鼓的低频按摩,一路下来,让歌曲听来更深沉一些。听到这里,Twenty5 23的低频实在教人惊艳万分,谁料得5.5吋的低音单体能发出这般沉稳下潜的低频呢?

动态起伏从容,钢琴扎实有力

在较小的空间里,Twenty5 23发挥起来更是得心应手,不但舞台空间表现一流,而且动态宽幅,有厚度的声音把音乐表现得很有实体感。播放Martha Argerich弹奏萧士塔高维契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,这录音是2006年的Lugano音乐节实况录音,Twenty5 23让这首曲子听起来兴味盎然。此曲的编制特殊,就只有钢琴和弦乐团,外加一把小号,因此作曲家原是将此曲命名为「为钢琴、小号和弦乐团的C小调协奏曲」,只是这样曲名太长了,所以大家还是习惯称之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。第一乐章由小号和钢琴揭开序幕,接着钢琴有一段独奏,弦乐跟着进来。这钢琴的密度真好,每个音符颗粒扎扎实实,Argerich的演奏犀利且雄健,透过录音,钢琴听起来稍微庞大一点,但是这也无碍,更能让我欣赏Argerich精彩的演奏。钢琴的和弦清晰,低音域的琴身共鸣感真是好,在听到第二乐章时,Argerich左手重重落下的和弦,直抵钢琴最低八度,那个深沉与重量,教我不仅是印象深刻,更是惊异万分。

这首曲子的动态宽阔,有时是轻声细语,有时又如狂风怒号。Twenty5 23在这动态扩展之下,能把乐曲的万般变化一一彰显。我聆听时的音量开得略大一些,好叫我能在音乐进行到小声的时候,依然可以听见其中的精微变化,当强奏一来,音量当然惊人,但是我却能始终安坐于前,Twenty5 23在搭配起适当的扩大机下,音乐一点没有刺激难耐。在这些音乐起伏之际,它始终维持一派从容自在,似乎对音乐内容的万般刁难,也是成竹在胸。

弦乐绵绵密密地,特别是低音弦乐,更是有着浑厚强韧的表现;就此,音乐不仅有了良好的支撑,而且走起来也是信步直往,就算Argerich凌厉地不断以超技姿态催逼着乐团,音乐还是维持着自信且豪迈的样貌,听起来一点没有乱了阵脚。小号的质感真是好,有着厚度,也能维持相当的鲜活和色彩。我认为它虽然不是属于色调明亮华丽的属性,若与我自己的Pierre Etienne Leon Quattro Plus和公司试听室的Capriccio Continuo Admonitor Preference Plus相比,Twenty5 23的音色略暗一些,声音厚度更好一些,因此,音乐听起来虽然色调不同,却是另一种风味的传真和活生。特别是在第四乐章结尾时小号配合钢琴以极快的速度,把音乐的情绪推往激昂的高点,这段演奏的活泼感和行进感,教人在音符乍休的曲末当下,不禁倒抽一口气。

一趟惊奇之旅

PMC的Twenty5系列果然不简单,Twenty5 23这麽娇小的身躯,却有着堪比巨人之力。虽然小巧,外表也平实朴素,却有着超越体积的低音量感以及低音延伸。它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浓艳色彩,也没有华丽加身,却是一派和谐又务实,音乐中的器乐、人声该有的面貌如何,它就表现得如何,而且非常有实体感,音场和空间形塑能力极佳,因此能够轻易地造就出一个活生的舞台,让歌手、乐手就像在面前表演一样。如果您觉得小喇叭就是没有低频,就是缺少气势,该听听PMC Twenty5 23,它会让您改观,就像我这些天的惊奇之旅一样。

器材规格
型式:2单体2音路传输线式落地喇叭
使用单体:27mm PMC/SEAS SONOLEX丝质软半球高音×1,5.5吋 g-weave中低音单体×1
分频点:1.8kHz
传输线长度:2.4m
频率响应:28Hz – 25kHz
阻抗:8欧姆
效率:86.5dB
尺寸:907×162×330 mm(H×W×D)
重量:15 kg
英国PMC Twenty5 23落地音箱,PMC 5 23,PMC5.23